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案例中心 >
此消息一出
* 来源 :http://www.kamogtech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12-04 03:52 * 浏览 :

除此之外,城区改造也是一大苦差难差。郑州市的城区状况比较复杂,新城老城相互交错,改建、修路一直是难题。上世纪50年代初,省、市政府都曾计划打通人民路、太康路至二七广场路段,但因地处闹市及撤迁困难,一直没有修通。据一位老干部回忆,刘源上任后,去了拍拍人家肩膀,诚恳地说,咱们市政不改造怎么行呢,你不搬就没办法改造啊。对方一看是他,就说,算了算了,冲着你能来做我的工作,看你爸爸的面子,咱也不说什么了,走。也有些群众一时不理解,纷纷围住刘源要说理。

几年里,主管经济计划、工业交通的刘源,几乎跑遍了郑州的区县、工厂,说不清建起多少工厂车间、广场公园、道路桥梁、高楼大厦。

1972年夏天,刘源决心回北京一趟,寻找父母的下落。他在老乡的帮助下,深夜悄悄离开村子,白天在野外躲避追赶,夜晚在崎岖的山间赶路,饿了就嚼一把兜里揣的炒黄豆,走了三天三夜,才赶上去北京的火车

然而一年后,当郑州市老城区的面貌焕然一新,这些评理者纷纷搬进新居时,也都念叨起刘源的好处来。

旁边有人悄悄告诉他,这就是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儿子,炎光亮在心里暗暗赞了一声:好。完全没有高干子弟的作派,一看就不一样。

一年后,毛主席发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。刘源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报名到边远的农村去。1969年新年前,刘源离开了他熟悉的北京,来到风沙弥漫的雁北阴山深处山西省山阴县白坊村插队落户,开始了长达7年的艰苦劳动生活。在这里,刘源虽然没能避开审查和批斗,还两次锒铛入狱,被打成反革命而劳动改造,但比北京的境遇好多了。在开会批判他的同时,也有农民兄弟默默地递上一张我们欢迎你的纸条。中秋节时,有人不声不响地在他屋子的窗台搁上一包月饼。

虽然是第一次来到农村,但刘源不怕苦,他要用汗水证明自己是好样的。不管多么劳累,只要晚上不开会,他总要自学到深夜。他还自学针灸医药技术,主动替患病的农民看病送药。渐渐地他与村里农民交上朋友,村里人把他当成自己人了。

当时,市里正在争取天然气工程立项,工作难度很大。刚走马上任,刘源就接下了这个棘手的差事。他一趟趟进京跑项目,用刘源自己的话说,像个上访户。奔波了一年多,天然气管道铺进了郑州城,市民从此不再用蜂窝煤烧饭了。

由于周总理亲自过问,1975年秋刘源被批准返回北京。离开白坊村的那天早上,几乎全村的人都出来为他送行。许多老人、大嫂和媳妇都哭成了泪人,刘源也泣不成声。他这时深深地感到,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已经永远留在了这片贫瘠的土地上。此后,刘源被安排到了北京起重机厂当了一名铆工。1977年恢复高考,刘源立即申请报名参加考试,但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。无奈之下,刘源给刚出来工作的邓小平写了一封信,诉说自己的请求。据说邓小平当时批示:应准予参加考试。

1984年,由于工作成绩显着,刘源被新乡县人代会全票选举为县长。不到一年,他又调任郑州市副市长,分管城建、计划、工交等领域。

1982年,大学毕业的刘源来到河南农村工作,那是父亲刘少奇曾经战斗、蒙难的地方。刘源被派到新乡县七里营乡,当时叫七里营人民公社,是个老先进单位。刘源在公社17个正副书记、主任中排名最末,主要负责社队企业和一个管理区的工作。

刘源自己也完全没有想到。他后来回忆说:当时我在郑州市分管开发区建设,正带队考察天津,准备考察完了到大连去,就接到通知说,你赶紧回来,正推举你当副省长呢!我一听愣了。回来以后也无所适从,不知道该说什么,该干什么,就闷在开会的那个招待所的宿舍里,不敢出门也不敢离开。后来说一投票就选上了。

回忆起那段经历,刘源曾谦虚地说:人家都说是我干得出色,但大家都知道政府工作这一行,任何事情都不是一个人的功劳,都是大家干成的,关键是群众支持。其实大家是对老一辈有感情,所以就把很多的同情寄予我身上,包括很多业绩呀,都愿意转移到我的身上。

刘源在公社里踏踏实实干了一年。1983年4月,经新乡县人大常委会讨论,全票选举刘源担任副县长,主抓全县的多种经营和乡镇(社队)企业。一位当年和刘源一起工作的村干部回忆说:刘源吃穿用都不像高干子弟,农家有什么他吃什么,不挑拣,经常喝白粥啃红薯干。他很谦和,跟村里的老乡们有说有笑,毫无距离。

第二年初,刘源收到了北京师范学院(现首都师范大学)历史系的入学通知书。但当时,学校的课堂上和他学的历史教材中还充斥着批判刘少奇的内容,同学们也悄悄议论着他就是刘少奇的儿子。面对这一切,刘源只有保持沉默,等待着能发生一些改变。直到1980年2月,刘源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正式为刘少奇平反。

刘源、刘涛、刘亭亭与刘潇潇在北京永安里的一间小屋会合了。他们向毛主席和中央办公厅写信,要求见爸爸妈妈。这时,他们才得知父亲已于两年多前去世了。8月18日,当他们被批准来到秦城监狱探望妈妈时,大家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场。王光美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些长大了的孩子,半晌只说了一句:想不到你们几个还能活下来!

1988年1月,河南省第七届人代会爆出一条大新闻:37岁的刘源在不是候选人的情况下,经人民代表直接提名,当选为副省长。100多名代表在推荐理由中说:我们推荐刘源为候选人,并不是因为他是刘少奇同志的儿子,而是因为他谦虚谨慎,工作敢想敢干而又任劳任怨,有突出的政绩。此消息一出,举国轰动,成了新中国成立后的首例。

1982年夏,刘源大学毕业。正值而立之年的他,可谓意气风发。按说,刘源本可留在大城市安排一份好工作,但他心中早有打算:重新回到农村去,在农村的最基层经受锻炼,为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出力。

当年在新乡县委担任领导职务、今年已经80多岁的炎光亮,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刘源的情景,仍记忆犹新。他当时并不知道刘源的身份来历,只觉得这个北京来的年轻人,衣着朴素,言语诚恳。

下一篇:没有了